? 四九五章 交接-官居一品 365bet支付账号_365betvip_365bet国际现金

官居一品

四九五章 交接

四九五章 交接2017-11-9 14:55:55Ctrl+D 收藏本站

????再有三天,就要进入五月了,鄢懋卿那边等得着急上火。前文说过,一五九这三个月份,五行属火,臣子的‘臣’字,古音读‘商’,商属金,火克金,所以要避开这几个月。

????所以一旦这三天不能上任,鄢懋卿就得六月上任了,这可不是仅仅晚一个月三十天的问题,因为五月是收夏税的月份,身负巨贪重任而来的鄢中丞,怎么能放过呢?

????便终于耐不住性子,二十八这天早饭过后,乘一顶小轿,亲自带着礼品进城,到了巡抚衙门外,命家人鄢采持一副红全拜帖,上前去求见。

????那守门的兵丁一看,只见那帖子上写道:‘城外人鄢懋卿拜’,一看这名字的三个字这么多笔画,便知道是新任巡抚大人来了,赶紧一面点头哈腰,一面进去通报。

????鄢懋卿和鄢采便等着中门大开,沈默急急出来,连声道:‘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了。

????谁知等了半天,那大门还纹丝不动,倒是那门子重新出来,小意道:“鄢中丞,我们中丞说,本想出来相迎,但怕让人看到有失您的体统,所以在还是请您从侧门悄悄进来,再给您赔罪吧。”

????鄢懋卿一想,自己也的确是唐突了,还没交接呢,就巴巴的赶来,确实让人见笑。但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啊,京里那位独眼龙,张着血盆大口,今年便要五十万两银子,这要是错过了夏税,光指望着秋税,还不得累死他老人家。

????想到这,虽然有些埋怨沈默抱着官印子不撒手,他还是忍住气,放下轿帘道:“进去吧……”

????轿子缓缓抬进巡抚衙门,直到进了三堂,鄢懋卿才见沈默出迎。本来想要好好奚落一番,说他‘架子真大’云云,但一看到沈默的样子,所有话又硬生生憋回去了——只见他白衣素服,面容憔悴,显然是沉浸在某种生离死别的痛苦中。

????鄢懋卿只好将质问改成安慰道:“沈大人要节哀啊……”两人在北京便有过一面之缘,倒也不用自我介绍。

????沈默强笑一声道:“实在是失礼了,鄢大人,我师叔新丧,下官扶棺送了他最后一程,因为惦念着交接,连葬礼都没参加,便匆匆回来了……”说着掩面泣声道:“每想到师叔的音容笑貌,我就不能自已……”

????鄢懋卿已经听说,当世大儒唐顺之于前日逝世,宁绍台的百姓都为其戴孝,江浙两省的官员更是纷纷前往武进吊孝,就算东南总督胡宗宪也在此列。

????两人进签押房,彼此施了礼,让位坐下看茶,鄢懋卿见沈默虽然形容憔悴,却依然翩然俊雅,举止卓然,不由有些暗暗嫉妒,过一会儿才收下心思道:“前在京里时,幸瞻荆川公丰采,那真是神仙中的人物,怎么说话没了呢?”

????沈默道:“师叔山中苦修十六载,大道虽成,整个人却累垮了,本当静养数载,却又出山抗倭,常年在海上作战,为风浪侵袭,终于一病不起。”

????鄢懋卿脸上流露出惋惜之色,道:“真是天妒英才啊。”说着转化话题道:“拙言老弟有什么打算?”

????沈默心说,看来真是等不及了,便道:“说实话,师叔去世,给我触动很大,这些年在东南,肩负着一方的重任,已经累得我心力交瘁了。只盼着能回京得个闲置,安安稳稳度过这几年,便学那陶渊明,挂印回家去了。”

????鄢懋卿觉着,沈默这话其实是带刺的,他已经把沈默的最新任命带来——詹事府司经局洗马。詹事府按理说乃是专为教导太子而设,长官为三品詹事,下设左右春坊和司经局三个部门,左春坊掌侍从赞相,驳正启奏,长官为左庶子;右春坊掌侍从献纳启奏,长官为右庶子;司经局掌管典籍制度,各类图书,以供太子查阅御览,长官便是沈默这位司经局洗马。

????可现在大明朝连太子都没有,这个部门能有什么用处?事实上,成化以后,太子出阁的讲读之事都由其他官员充任,。詹事府彻底成为翰林官迁转之阶,早就名不副实了。这有个专门的称呼,叫‘开坊’,沈默自然知道。

????但‘开坊’也分大小,有大开坊小开坊的区别——一般翰林编修检讨升一级即为詹事府的中允,赞善等官,然后过个一年半载,便可升为京官中的主事地方官中的知府等中级官吏,这叫小开坊……这一关,沈默早就过了。

????然后等在主事知府任上任满,要是朝廷有提拔的意思,便会转到詹事府所属的左右春坊或司经局中,成为左右庶子左右中允左右赞善或者洗马,然后过上一年半载,可任命为京官中的小九卿——太常寺卿太仆寺卿光禄寺卿詹事翰林学士鸿胪寺卿国子监祭酒苑马寺卿尚宝司卿;或者是地方官中的提学左右按察使左右布政使,乃至巡抚,这叫大开坊。

????其实,在大开坊之上,还有一个等级,就是对提学使者封疆大吏之类的,会被任命为翰林侍读学士侍讲学士,一年半载后,可以升任大九卿——六部尚书及都察院都御史通政司使和大理寺卿,或者到地方担任总督,成为大明朝的顶级官员——如果被任命为礼部尚书,那么恭喜你,再过个两三年,就可以入阁拜相,位极人臣了。

????所以这个等级,要比大开坊更高级,而沈默虽然未经大开坊,却已经是堂堂苏松巡抚了,加上立了那么大那么多的功劳,理应以这个等级为迁围之阶。

????然而最终他却仅任司经洗马,等于是两年巡抚白干了,所以鄢懋卿以己之心度彼之腹,觉着沈默肯定是不爽的。便笑道:“沈大人才三十不到,正如旭日东升,何以就这般想要急流勇退呢?”

????沈默叹口气道:“师叔常说:‘宦海风波,实难久恋。’我这些年来日夜操劳担惊受怕还落了个浑身骂名,实在是累了也倦了。往日在风尘劳攘的时候,每怀长林丰草之思,而今却可得闲赋《遂初》了。”说着笑笑道:“与琴樽炉几,药栏花榭为伍,才是我辈读书人最好的归宿。”

????鄢懋卿劝说道:“拙言老弟,我可要说你两句了,你襟怀高旷,畅然挂冠而去,倒也是一段佳话。”说着一片语重心长道:“可想没想过你的父老,好容易盼着你高科鼎甲,正想享几年洪福呢,你可不能这么就走了。”

????沈默却坚决摇头,正色道:“鄢大人,人生贤不肖,倒也不在科名。我家乡有几亩薄产可供奉养老父,敝庐草庐,虽不轩敞,也可蔽风雨;在下只愿与家父早归田里,得以菽水承欢,这才是人生至乐之事。”

????鄢懋卿赞道:“看来拙言兄真有魏晋遗风,我这种俗人不能比啊!”他想到沈默之前的种种怪异形态,无论是给王阳明立祠还是从任上翘班十几日,为唐顺之扶柩,还是对自己不理不睬,一点都不热乎,这一切反常现象,与其今日之言论印证,便得出个结论是,这位年轻的巡抚,在自己一方的强大实力下,感受到了浓重的挫败感,因而已经心灰意懒,开始有‘倦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的浓浓退意了。

????鄢懋卿甚至有些同情沈默,如此优秀却偏偏不是严党的人,便注定了他这辈子没法登堂入室。如是想着,那些对沈默的不满便烟消云散,心中豁然开朗,假意安慰几句,就直截了当道:“既然沈大人去意已决,那就跟下官早些交接吧。”

????“那是当然,越早越好。”沈默一点犹豫都没有,点头道:“不过大人不必过分操心,下官在此数年,布衣蔬食,不事铺张,不过仍旧是儒生行径。历年所积俸余,以及人情往来所得,约有三万余两。您现在便可派人清点,衙门的仓谷马匹杂项之类,有什么缺少不敷的地方,尽管用这些钱填补就是。”说着还体贴笑笑道:“知道大人数任京官,宦囊清苦,我是不会让您帮着填窟窿的。”

????鄢懋卿见他说得大方爽快,满心欢喜……他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估计沈默肯定露一半藏一半,说有三万两,手中却最少有六万两。

????但有道是千里当官只为财,沈默若是不捞点,才真让鄢懋卿意外呢。鄢懋卿还不至于让沈默自掏腰包补窟窿了,便摇头慷慨道:“沈大人这是哪的话?京都米贵花销大着呢,还是留着钱到时候用吧……至于这里嘛,您就不用再操心了。”

????沈默谦让几次,见鄢懋卿直是不肯,面上这才露出一丝如释重负道:“那就让鄢大人受累了。”说着对外面吩咐道:“快快备席,我要请鄢大人喝酒。”

????鄢懋卿听了,心中不由苦笑道:‘看来我要是不这么说,就连姓沈的一顿饭都吃不着。’

????下面人的动作还是很快的,须臾便摆上酒来,沈默请鄢懋卿上座,鄢懋卿执意不肯,让了半天才东西昭穆而坐,简单吃喝一会儿后,鄢懋卿缓缓问道:“下官初来乍到,有很多地方要向沈大人请教。”

????“鄢大人只管问吧,”沈默点头道:“在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鄢懋卿又谢过沈默,才轻声问道:“不瞒你说,兄弟我虽一直都在京里做官,可在工部户部都干了多年,绝非一般书呆子那样眼高手低。”说着嘿然一笑道:“可是苏州这边怎么弄,我是一点都没底……地方人情,寻常政务倒还还说,只是对那市舶司如何运转,怎样获利,我是一窍不通的,还请沈兄弟赐教。”

????“呵呵,”沈默做思考状片刻,才缓缓道:“其实无论是日常政务也好,还是市舶司的事情也罢,归根结底都是跟人打交道,在在下看来,没什么大不同……最初筹建市舶司时,筚路蓝缕百废待兴,确实十分麻烦,但度过几年,运转开来之后,便不消再关注那些流程细节,只要管好下面人,让他们照章办事即可,只有重要的决策,要自己把关而已。”说着淡淡一笑道:“还是那句话,跟寻常政务一样,务在安辑,与民休息。就算下面人偶有不规矩,只要能完成任务,也不必太过挑剔。反正在下就是这样做的,然后就有税银滚滚而至了。”

????他这完全是避重就轻,听着似乎很有道理,实则一点有用的没有。鄢懋卿没经历过那个体系的复杂性,闻言便信了真,不由笑道:“照沈大人这么说,这可真是个清闲的差事,不知您日常都忙些什么呢?”

????“我在苏州为官两任,无他好处,只落得个讼简刑清。倒有大半时间教导后进读书,与骚人文会,跟同僚玩乐。”沈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道:“还记得山东巡抚王大人,在松江为官时,总爱对人说:‘闻得沈大人的衙门里,总有三样声息。”

????鄢懋卿饶有兴趣问道:“是哪三样?”

????沈默道:“是读书声唱曲声和落子声。”

????鄢懋卿闻言不由大笑道:“那王大人是个妙人,沈大人更是。”心中一直紧绷的弦终于送下来了,暗道:‘这小子如此惫懒懈怠,都能完成每年的任务,我只要比他多用点心,定然就没问题了。’

????却听沈默正色道:“鄢大人龙马精神,将来一番振作,只怕要换上三样声息了。”

????鄢懋卿好奇问道:“我又是哪三样?”

????沈默道:“是戥子声算盘声和板子声。”

????鄢懋卿听不出这话是讥诮他将会拼命捞钱,反而因为整合了心意,竟涌起丝丝激动慨然的情绪,遂正容答道:“我虽然想像老弟一般逍遥,无奈身负陛下和阁老的重托,只怕也不得不如此认真。”

????“认真好,认真好啊。”沈默连连赞道:“这世上的事儿,最怕的就是这两个字。”

????“当然了,若沈大人有什么故旧好友,只要您一句话,下官也会略有些通融的。”鄢懋卿也觉着有点唱高调了,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还有在京里面,遇上什么事情,报一声兄弟的名号,还是很好使的。”

????沈默是酒精考验的两世官员,深知酒桌上的交情就像放屁一样,当时臭一阵子,过后一点味道都没了,所以压根没把这话当真,不过面上还是感激不尽,连连敬酒。他已经练得十分大酒量,鄢懋卿也最好杯中之物,彼此传杯换盏,直吃到日头西斜。

????见鄢懋卿已经有酒了,沈默便跟他进行印信账目钥匙文件的交接,又将按规定必须交代的事当面言明,直到月上中天,才放他回去。

????终于约定了二十九这天,进行上任仪式,沈默又说:“我那天出城的话,会让城中官绅为难的,迎接大人自然是情理之中,可不送我这‘老人’,也说不过去。”

????鄢懋卿了了心事,情绪大好,大度道:“无妨无妨,让他们先送大人。”

????“那倒不用,我这人喜欢清静。”沈默笑着谢绝道:“最不喜欢什么万民伞建生祠之类,还是偷偷早走一天,二十八日晚上出城,省了很多麻烦。”

????两人争执一会儿,鄢懋卿最后才道:“那……也好。”心说:‘你自己不愿意消受,那我也管不着了。’便应下来,开开心心回驿馆住下了。

????等到了二十八日下午,鄢懋卿又派人给沈默送了两千两银子,意思了意思,沈默便带着夫人公子和家人,仅装着一船书画,趁夜色出城去了。

????据《明史》记载,沈公在苏州为官五年,打击豪强,惩治贪官,他在任期间,土豪劣绅不敢欺压百姓过甚,地主大户,不敢压榨百姓太狠,社会气氛十分轻松;他兴修水利,疏浚河道,彻底治愈了为害百年的太湖水患,让苏松百姓免于洪涝苦难;还仅凭缜密的计策,没有大动干戈,便将危害东海的巨寇徐海降服,使苏松百姓得享平安;他还开市舶司,解决了朝廷的财政问题,使苏松一带富甲天下,仅一府的财政收入,便比内陆数省都多得多,苏松百姓感念他的恩德,修建生祠供奉,数百年香火不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