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三章 神剑出鞘(上)-官居一品 365bet支付账号_365betvip_365bet国际现金

官居一品

八一三章 神剑出鞘(上)

八一三章 神剑出鞘(上)2017-11-9 15:5:23Ctrl+D 收藏本站

????发生在山东的刑虐案,极大触动了京城官员的敏感神经,这种肆无忌惮的暴行逆施,当然会被视为对上文官政治的极大挑战……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文官政治的特点,便是以不消灭对手身体和人格底线的一种政治斗争,这是存在于所有文官心中的美好期望,所以他们憎恨特务政治厌恶廷杖对不把大臣当人的嘉靖皇帝毫无底线的严阁老更是绝无好评。

????所以借着徐阁老上台后,提出的‘三还’东风,文官们又开始大力鼓吹所谓的‘君子政治’,不遗余力的扞卫自己的游戏规则,甚至到了矫枉过正的地步……其醒目标志便是作为文官先锋队的科道言官,为了扞卫所谓的‘道义和信念’,以大无畏的疯狗精神,专治各种不服。

????然而文官政治言官强势的前提,是各方都遵守游戏规则,尤其是强权一方,不能因为输不起,而使用各种暴力来迫使别人屈服……因为一旦有人这样做了,所谓君子政治,也就丧失了前提和基础,沦为奢想和空谈。

????而胡宗宪被刑讯逼供致死,正是一件极度挑战文官底线的恶**件,只是因为都察院也牵扯其中,且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是以在事情没有定论,尤其是内阁没有表态之前,部堂大员们都刻意的低调处理,不许下属对此阐发议论,更不准他们上本言事。

????这就是案发后十多天,民间和衙门里都沸反盈天,但正式的公文和奏章中,却鲜见提及此事的内因所在……转折点出现在永定门下,当胡宗宪的灵柩打开,百官第一次真切看到了,他那惨不忍睹的遗体。传言和文牍描述一万遍,也远远不如真见一次,造成的冲击力大。对那些仍相信真理和正义的年青官员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给逝者讨回公道将凶手打入十八层地狱,还有什么正义可谈?

????而对于久经宦海神经麻木的官员来说,胡宗宪的凄惨下场,也足以让他们升起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同情心……只是碍于上峰的压力不便公开为胡宗宪喊冤罢了。

????如果说昨夜之前,朝中百官尤其是部堂大员们,还是以观望克制为主,只有一些愣头青,准备上书要求严查此案的话,那么昨夜发生在刑部大牢的‘被自杀案’,就彻底的坚定了百官的立场……无法无天的暴行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完全把规矩践踏成泥,如果再不团结起来坚决抵制的话,那么将来有人遇到无法克服的难关时,必然会毫不客气的动用暴力通过毁灭对手**来消除麻烦。如此一来,大明的政治氛围必然迅速恶化,朝中衮衮诸公,说不定哪天,就不明不白被对手取了性命……刑部大牢案发后的第二天,国子监祭酒徐渭以实名写就檄文,明其弟子张贴在京城大街小巷,十八衙门的照壁纸上,声讨某些野心家肆无忌惮的暴行,号召百官共同抵制强权暴力,还胡宗宪一个公道,还民众一个真相,更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这篇檄文一出,立刻引起强烈反响,各部官员纷纷上书附议,要求彻查此案,揪出元凶大恶绝不能姑息养奸,只拿几个喽啰搪塞舆论。一时间群情汹汹,奏本雪片般地飞到通政司,再转往内阁……仅仅一天时间,便有百余份奏章,堆在了李春芳和张居正的案头。

????看着那一份份言辞锋利本本诛心的奏本,李春芳和张居正这个后悔啊,早知如此,就抢在陈以勤前头告假了,就算在家里闭门等死,也比现在内阁中如坐针毡要强得多……现在内阁只剩下他们俩,想告假都不可能了,只能在这儿强忍着精神折磨,一本本的阅看下去。

????“全都中邪了!”在票拟了几十本后,张居正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把手里那本条陈往桌上一摔,怒道:“把一个贪污受贿通倭矫诏的胡宗宪当成亲爹了!呼天抢地如丧考妣啊!说没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三岁孩童都不信!”

????李春芳没有他那种愤怒,低头看着那些条陈,反而喃喃道:“舆情汹汹,不严查不足以平民愤。”

????“你是昏头了吧!”张居正瞪眼道:“自个寻死,别拉着旁人!”

????“戒怒戒怒……”李春芳讪讪道:“我就事论事而已,百官正在火头上,这时候和他们对着干,无异引火上身啊。”

????“嗯……”张居正压住怒气,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怎么个查法,派谁去查,查到什么程度?可别引火烧身,就追悔莫及了。”

????“这不是我们可以置酌的,”李春芳道:“还是立即请元翁示下吧,至晚下午就得送司礼监了,劳烦太岳走一趟吧……”

????“嗯……”张居正看着李春芳,心中恼火道:‘难道你不知道,我刚吃了闭门羹吗?’刚想下意识的回绝,但转念一想,这何尝不是见到徐阶的好机会,便点头应下道:“好吧。”于是起身道:“我这就去。”

????“如此甚好。”李春芳微笑道:“代我向元翁问个好。”

????说走就走,半个时辰后,张居正已经回到了昨日被拒之门外。

????“抱歉阁老,老夫人今天还是不许我家相爷见客。”那门子心说,这位恢复得够快的,还以为得过两天才能再来呢。

????“这次是有紧急公务要面陈阁老,”张居正正色道:“请务必通禀一声,以免耽误大事。”

????听他这样说,那门子岂敢拿乔,赶紧应下,请他门房里喝茶等待,自个急匆匆进去禀报。

????不一会儿,他拿着个信封出来,双手奉给张居正道:“这是我家相爷给阁老的。”

????张居正面无表情的接过来,抽出其中的信纸展开,便看到上面只有两个字‘海瑞’,确实是徐阶的亲笔。

????显然徐阶已早有了决断,张居正不得不承认,这是极为老道的一手,上‘天下第一疏’之后,海瑞的名声之盛,天下无出其右。其在民间,已经化身为与包拯一样的青天大老爷,被百姓立生祠供奉。即使在官场,许多人视他为疯子傻子,但都不得不承认,如果大明还有良心,那就是海瑞这颗心,如果世上还有正义,那就是海瑞这个人。让这样一个正义与良心的化身,负责审理此案,自然谁也说不出个‘不’字来。

????然而海瑞真是孤臣完人?张居正不以为然,虽然他的《与沈拙言绝交书》天下皆知,但两人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岂是一封书信,几行文字可以撇清的?只要海瑞在断案时出手过重……对于那个二杆子来说,这几乎是一定的……就可以让言官参他别有用心,再把沈默拉进来一起批斗。这样一来,此案性质立变,舆论也不会再一边倒,就有可能如其他惊天大案一般,大事化小不了了之了……看似用个无可争议的人选,却能让沈默惹上一身骚,不能再一味扮演苦情角色,博取大众的同情。徐阶这算盘打得确实精。但张居正在佩服之余,更为徐阶又一次将自己拒之门外而伤神……难道师相竟有别的打算?却要我自生自灭了?饶是他心志坚定,但在回去的路上,还是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回到内阁,把那字条给李春芳一看,李春芳也说好,便票拟出来,立刻送司礼监了……倒不是两人不想直接送呈隆庆,实在是皇帝最近竟不见外臣,宫外已经有不少说法了。不过两人都通过各自的渠道,知道其中的真相,但现在都自身难保了,谁还有心思去替皇帝辟谣?

????不到两个时辰,司礼监便送回了批红,可见隆庆虽然不露面,但依然密切关注此事。

????“皇上准了。”李春芳看一眼,道:“明日便让那个海瑞来一趟,我们和他谈一谈。”

????“嗯。”张居正点点头。

????“皇帝准了。”沈明臣轻声道:“大理寺卿杨豫树主审,少卿海瑞陪审,因为刑部和都察院都要避嫌,这已经是最高规格了。”

????“这是故意的,庙大菩萨小,谁都能插嘴,我们的人却要避嫌,这次杨博想要足不沾水坐收渔利,是不可能了。”王寅淡淡道。

????沈默依旧在艰难的喝药,好费劲才喝下一半,趁机休息下道:“不必跟他客气,这老不休趁火打劫,哪能便宜了他。”

????“呵呵。”王寅感觉沈默有些不大一样了,似乎原先那种条条框框全都打破了一般,不过至少现在是好事,便也不废话,道:“需要给海大人带个话吗?”

????“没用的,他只按自个那套办。”沈默摇头苦笑道:“不过他们把海刚峰想得简单了,这次怕是要失算了。”

????“既然大人对他有信心,那就先看看再说。”王寅轻声道:“学生以为,徐阶用海瑞,还是在传递一个信号。”

????“是。”沈默点点头道:“他这是在告诉我们,接下来,按原先那套来玩。”

????“也忒无耻了吧。”沈明臣差点蹦起来道:“哦,他们想用歪招就用,不想用便也不让别人用,真以为小孩过家酒呢!”

????“别激动,”王寅淡淡道:“大人自有定计。”

????这话让沈默神情一滞,他能听出王寅有埋怨的意思,顿一顿,轻叹一声道:“先生不要多想,我对你们向来是坦诚的。只是有些闲棋,在你们来之前多年便已经落子,因为一直没用,也就没有提起。”

????见沈默丝毫不隐瞒,王寅反而不好意思起来,道:“大人误会了。这一次从头到尾的谋划,都出自大人的手笔,学生作壁上观,已是目眩神迷,大呼酣畅。只是这一局大战已经到了中盘,还不知您的底牌,心里实在痒得很。”

????“我告诉你就是。”沈默微笑道。

????“还是不要了吧,我喜欢自己用猜得。”王寅却摇头笑道:“说了就无趣了。”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沈默看看他,恍然道。

????“呵呵,也是大人给了提示,”王寅捻须笑道:“不然我也万万猜不到。”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沈明臣一头雾水道:“就不能把话说明白点?”

????“不可说,不可说。”两人一起摇头道。

????“关键时刻就看出远近来了,要是君房在,肯定告诉我了……”沈明臣信口说一句,但声音越来越低沉道:“他不会再回来了吗?”余寅自从上月离去至今未归,但有一封信送来,给他的至交好友沈明臣,信上说,他造了孽,已经无颜再面对昔日好友,便辞去沈府西席,云游四方去了,勿牵勿挂。

????如果不是沈明臣对余寅了解到骨子里,知道那封信确实出自他的手笔,且写得时候并未受任何胁迫,他简直要以为,是沈默杀人灭口了……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信了余寅的说辞,怕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藏在其中。只是这种事,实在是问不得。

????“你放心,他很好,”看他牵肠挂肚的样子,沈默心下不忍,轻声道:“将来肯定还有相见的那天。”

????“嗯。”沈明臣点点头,勉强一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